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 德宏網
客戶端 手機版 微信 微博 微社區

你不曾見過的微觀世界——花間蜜蜂

2017-11-01
來源:掌上德宏
核心閱讀花間蜜蜂...
  

● 董有湘 圖/文

喜歡微攝影的人對螞蟻、蝴蝶、蜘蛛、蟈蟈、蟋蟀、蜜蜂等可愛的小昆蟲鐘愛有加。時值晚秋,街道上、曠野里,颼颼秋風中,樹葉枯黃,繁花凋謝。在這秋風冷雨中,我看到路邊還有許多格桑花,不畏秋風冷雨,依然笑傲燦爛,彌補了秋的寂寞。

花叢中,五彩斑斕的蝴蝶翩翩飛舞,我停下摩托,追逐著蝴蝶拍攝。路邊,一位年輕母親牽著女兒,也在追逐著蝴蝶,小女孩蹣跚地舉著雙手,笨拙地挪步,幾次跌倒,她都沒有嬌生慣養地哭鬧,而是勇敢地站起來,手指著路邊的花朵,童稚的臉蛋笑得像綻放的格桑花。

順著小女孩手指方向,我沒有看到飛舞的蝴蝶,卻看到幾只嗡嗡采花的蜜蜂。哦,我明白了,小女孩看到了花叢間采花的蜜蜂,頓時勾起了我的拍攝欲望,真是“有心栽花花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”我追逐蝴蝶卻沒有拍攝到,蜜蜂采花不是更富詩意的美圖嘛?

夕陽已西墮,金色余輝照耀著絢麗多姿的格桑花,細絲一樣的葉片托著紅的紫的粉的黃的雜花色的的花朵,隨風搖曳,一股濃濃的花香飄蕩在空氣中。幾只小蜜蜂穿梭在五彩繽紛的花叢間,忽上忽下,來回飛舞,嚶嚶嗡嗡,宛如金星飛濺,令人嘆為觀止。蝴蝶戲花到處飛,留得背影化成風;蜜蜂采花為釀蜜,采盡花朵留倩影。難怪小女孩看著金色的蜜蜂,臉蛋笑得多么甜蜜。

蜜蜂勤勞勇敢,無論春夏秋冬,早晨天剛昏亮,蜜蜂就嚶嚶嗡嗡地吵鬧著飛出蜂箱,迎著潮濕的露水或風雨,飛越崇山峻嶺,尋找綻放的花朵。記憶中父母就像蜜蜂,天剛亮就起床下地干活,整天忙碌,為了養育我們弟兄姊妹,耗盡平生精力。

看著飛舞采花,為人類釀造甜美玉液瓊漿的蜜蜂,我似乎看到了父母辛勤勞作,默默無聞奉獻的身影。這是去逝多年的父親的魂魄嘛!我感謝蜜蜂,讓我想念父母,思念流逝的時光。記得魯迅先生說過:“必須如蜜蜂一樣,采過許多花,這才能釀出蜜來,倘若叮在一處所得非常有限。”郭沫若也曾經用蜜蜂采花作譬喻,來說明藝術真實和生活真實的關系,以及它們之間的異同。

路邊,一對情人迎著秋風站立花叢間,用手機自拍留下最美的瞬間。夕陽漸漸西墮,花叢的光線漸漸暗淡下來,蜜蜂依然不緊不慢地采集著花粉。“紛紛穿飛萬花間,終生未得半日閑。世人都夸蜜味好,釜底添薪有誰憐。

又是否知道蜜蜂“采得百花成蜜后,為誰辛苦為誰甜?”的辛苦勤勞。有一組數字詮釋了蜜蜂采蜜時的辛勤:“蜜蜂釀造一公斤蜂蜜,要采一百萬朵花,假如蜜蜂采花距離是一公里半,那么一公斤蜜就得飛四十五公里,差不多繞地球赤道飛行十一圈。”可想而知,蜜蜂采花釀蜜的艱辛,讓人們感到由衷的贊美呢!

蜜蜂雖然會蜇人,但十分可愛。“穿花度柳飛如箭,粘絮尋香似落星。小小微軀能負重,器器薄翅會乘風。”看著嗡嗡飛舞采花的蜜蜂,我的耳畔突然響起一首《蜜蜂與花朵》的歌曲:“我圍著你轉\從不怕麻煩\你的絢爛已讓我眼花繚亂\你沉著應戰\我無功而返\你的防范真叫人左右為難\你的味道在天空底下彌漫\面對這般誘惑誰都寢食難安\我可以捂著臉龐\裝著害羞\忍著不看\腦海中卻全都是浪漫圖案。”歌詞留給我無限遐想,蜜蜂與花朵不離不棄,相依為生,為世間留下最美瞬間。雖然秋風蕭颯,繁花凋零,草本枯萎,樹葉黃落,但是蜜蜂飛舞花叢的美好,深深留在心底。

透過長焦鏡頭,我看到了蜜蜂采花的細節:煽動翅膀飛舞在花前,輕輕地落在花蕊上,細小的前腿和鋸齒一般的嘴,靈活敏捷收集花粉,細細長長的吸管,深深地插進花蕊底部,把花蜜吸進肚子里,把花粉一點兒一點兒地掃進腿部的花粉籃里。毛絨絨的全身,沾滿黃色的花粉,兩只粗壯的后腿裹著金黃色花粉,感覺十分沉重,那么笨拙。可是蜜蜂仍然不滿足,不停歇地飛舞在花間,乘黑暗來臨之前多采集一些花粉,多釀造一滴蜜,真是苦了自己甜了別人。

因為天已晚,采花的蜜蜂很少,缺了嗡嗡采花的氣氛。蜜蜂飛得很快,猶如隨風飄揚的云彩,似乎一眨眼就會從你眼前飄走,它們停留花朵采蜜的時間也很短,稍微不留意就會飛得無影無蹤,拍攝難度相當大,尤其是要拍攝飛舞采花的瞬間,要眼疾手快,要開啟連拍功能。辛勤的蜜蜂圍繞著姹紫嫣紅的花朵,忙碌地采著花蜜,好像永遠不知疲倦似的。蜜蜂煽動翅膀的嗡嗡聲和相機連拍的啪啪聲,演奏出一曲天地間自然和諧的天籟之音。

啊,多么可愛的小生靈呀!我想,這不正像楊朔所說的“蜜蜂是在釀蜜,又在釀造生活。”

啊,花之精靈蜜蜂,我贊美你。

發布人:葉靜雪
    四川快乐12开奖时间